秦宫密录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集水盆地 > 正文内容

囚绿记_故事

来源:秦宫密录网   时间: 2020-10-16

  一

  舒窈抱着一束刚进货的珍贵玫瑰,浓郁的香味嗅得她鼻子痒痒,不悦的皱了皱鼻子。缓慢地腾出拿着钥匙的手,挪到门前,马上要正中孔心。

  “哐当!”

  看着脚边静静躺着的钥匙,泄气的豆汁有些被溅在她了身上,饼也早已经掉在了地上,有点带黄的面皮,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在秋风中蕴藉着食物的气息,舒窈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排了一早上队才买到的早饭,肚子无声的抗议。

  “嗯?”一双好看修长的手静止在她的面前,上面静静地躺着那把花纹覆盖的钥匙。她抬头,好看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她的倩兮投影在了那双充满笑意的眼。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是她的第一印象。

  一眼误终生。

  舒窈用竹竿撑起油纸糊的窗,想到今早父亲在饭桌上说的话,悲从心来,喉咙像卡着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话。

  父亲一直很宠她,她说留学后回来开花店,他什么都没说就给她准备好了一切,但是才仅仅两年,父亲从三姨太直接换到了九姨太,那年龄都可以做她妹妹了!

  舒窈三八之年,却没有进入过她视线的人,父亲也许也着急了,着急到要让她嫁给生意上的朋友……

  那可是比她大二十多岁的老头子!她不要她的年华浪费在那人身上!

  她修剪着玫瑰上的刺,其实今早上那个家伙就不错!

  “嘶!”越美丽的东西越越有毒,“早上的男子只是个意外!”她暗自想到。

  她不由自主的想着那双手和他那温存的面容,她仿佛看到了和他手牵手步入礼堂的样子,一上午的时光在她握着剪刀的指缝中溜走。

  “如果还可以遇到,我就……”舒窈洋溢着幸福的笑,“那应该是一见钟情吧!就像……就像上辈子见过一样!”这笑就像生命的绽放,快要离来黎明的森林迎来了第一束光,但是马上又暗淡下去了。

  “那么,我又能怎么样了?”舒窈第一次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恨透了这个花店,恨透了自己父亲的残忍!

  二

  舒窈不自然的扯着昂贵的旗袍,她知道自己穿旗袍是很美的,二十四岁的身体已经发育昌都癫痫病什么医院好成熟,没有了少女的青涩,有着一种来自所有女人的韵味,刚进场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不习惯那些人看他的眼睛,不习惯一层薄薄的布裹在身上,喘不过气,仿佛有种被人看透了错觉。

  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一次舞会上,为了弘扬中国文化,她穿上了遗落在角落的红色旗袍,无人在意的旗袍在她身上确实一种神秘的东方美,当时还引起了一股旗袍热。

  可是,看着自己身上专门为她定制的,却怎么也没有当时的感觉,只感到压抑,无力。

  舒老爷子看着吸引着所有人眼球的女儿,不由自己的挺了挺了背,

  “大家请安静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说!”全场肃静。

  “今天了,老夫举办这次宴会,邀请的都是名门望族的年轻子弟,小女不才,至今二十四,却无良人,所以了……”舒老爷子恰到好处的停顿了,笑眯眯的看着护栏下面的人。

  人群开始沸腾,很好的达到了预期效果,舒老爷子转过头看着舒窈,意味深长。

  “父亲,我……”舒窈犹豫的小声抗议。

  “小窈啊,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你看你不想嫁给你父亲生意上的朋友,你父亲就直接给你推了,你就不要……”旁边的四姨太谄媚的劝说着。

  舒窈紧皱着眉头,是怕我抢你要的财产吧!看着父亲的脸,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父亲!

  舒窈点了点头,舒老爷子的眉头松开了,看着四姨太笑了笑,示意带她下去。

  舒窈端着透明的高脚杯,看着一拥而上的人群,葡萄酒红得要滴出血来,一阵眩晕,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暧昧不堪,喝完了一次又一次的酒,她寻了个蹩脚的理由,默默地走出了包围圈。

  阳台上,晚风吹来,安抚着她美丽的黑发。舒窈的母亲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温和持家,小时候,她母亲就用来年的雪水密封,待开春之时加入药材,用于她洗头发,才得以如此乌黑。

  看着远处若有若无的灯火,如果,如果……不是生在舒家……就好了。

  自己留学的这几年,家族几遭变故,生母的亡世,父亲几个几个的娶进门,她只感觉到了一种悲凉。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她济南哪个医院治小孩癫痫病默默地向着另外一边的小路走过去。细雨拍打着她美丽的容颜。

  “计划部署好了。”悦耳的女声刺痛着她的耳膜。

  舒窈惊讶于这声音,这……不是……父亲刚娶进门九姨太?计划?

  “嗯。”熟悉的男声。

  “苏鹭,你答应我的,要带我走!”九姨太的声音变的尖锐,急迫,怕遭到那个叫苏鹭的遗弃。

  “你的条件,我自然会帮你。”这个声音!舒窈紧紧的抓着旁边的护栏,藤蔓空隙中看到那张脸,还是那样风平浪静,是他!他们要对舒家干什么!

  三

  “为什么跟踪我?”苏鹭好笑的看着眼前表情很不自然的女子。

  舒窈看着眼前干净的男子,难道是她误会了,可是……

  “你……对舒家又是什么企图?”舒窈压下儿女私情,装作平静的注视着他,背后薄薄的一身冷汗。

  “哦?你知道了,难怪……”苏鹭笑着看着舒窈,舒窈感觉自己像落入了他的陷阱,自己又一次在他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说吧。”舒窈严肃的看着他。

  “和你想的一样。”苏鹭温和的笑着。

  “我会阻止你的!”说着起身就要走,绿色棉麻的衣角快到转角的时候。

  “你还是和原来一样……”苏鹭看着眼前的小妮子,笑着。

  舒窈怔了一下,他以前认识我?舒窈毫无意识的慢慢踱到了舒府,看见大门上镀金的匾额,隐约感觉这平静的时间不长了,后面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可是……

  自己却无能为力,她第一次对自己感到如此的不自信。

  一个人影快速的从假山后面穿过去,九姨娘?

  “老爷,苏家那人上钩了!”九姨娘的声音,但是父亲怎么?

  “很好……帮大忙了啊!玉儿。”玉儿是九姨娘的小名,舒窈看着眼前交谈的人,他们在预谋什么?苏家?上当了?

  难道是?苏鹭!这九姨娘到底是?

  舒窈拼命地向外面跑去,茶铺?去刚刚的茶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感到他有危险,她会如此紧张,竟然开始忤逆自己的……父亲!

  她只是知道在苏鹭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他第一治疗癫痫病什么药好使?次见到她,眼睛闪

  过的惊喜,他是谁?她笃定他们以前一定见过!

  舒窈看着人走茶凉的桌子,还是错过了。

  “姑娘?这是刚刚有人留给你的。”掌柜递过来一张折过的纸,白色,整齐对折着,就像苏鹭这个人一样。

  舒窈亲启,刚劲有力的字呈现在她眼前。

  “舒窈纠兮,劳心俏兮。”《陈风.月出》,你其实不叫舒窈吧,芸蔚?其中波折太多,以后你自会明白,相信我,我没有害你们舒家。

  苏鹭留。

  四

  火,鲜艳的大火吞噬着整个舒府,从花店回来的舒窈看着整个府邸葬身火海,尖叫充斥着整个府内,父亲!舒窈向府中冲去,逃出来的家仆奋不顾身的拦着舒窈。

  “爹……”舒窈看着眼前轰然倒塌的房屋,镀金的匾额在火海中越显诡秘,像是华丽歌舞最后的谢幕,尖叫继续,舒窈扑倒在地上,绝望的哭泣。

  火,烧了一夜,烧尽了舒府浮华与悲哀。灰烬化为黑色蝴蝶漫天飞舞……

  清晨,从医馆转醒的舒窈,没穿鞋,踉踉跄跄的向着自己的“家”跑去,她一生都未如此的狼狈,街上传来了异样的眼光。

  废墟……一片废墟……这是舒家吗?悲凉,府前面站着一个女人,九姨娘……“舒窈,呵呵,不,是芸蔚,见过苏鹭了吗?”

  “是你?你毁了舒家!”她声嘶力竭的喊着。

  “事情不想表面那样,芸蔚!我是被你父亲抢来的,一年前,你父亲和一群所谓的知识分子踏青游玩,见到我,竟然直接想强抢民女,你知道吗?他设计害死我娘,让我父亲经牢狱之苦,逼迫嫁给他,婚后,我去看我的父亲,才知道他已经咬舌自尽,身上没有一丝好的皮肤,简直是折磨,你父亲就是禽兽!害得我家破人亡!连我未婚夫一家也被冤死或谋杀!”

  “只是他一时糊涂……”舒窈看着眼前几经疯癫的女人。

  “哈哈哈哈!糊涂?糊涂就可以毫无王法!到处杀人!芸蔚,你好样的!”九姨娘指着她,“认贼作父!只有你才……”

  “你说什么!”她摇着九姨娘的双肩急促的问着。

  “哈哈!不知道?你也该记得自己六年前的车祸?哈哈哈,真的是!因果报应!”

 癫痫病长期不发作是治愈了? 六年前!六年前发生了什么?

  “芸蔚,你要相信我,我没有伤害舒府。”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男子干净的眼睛只装着她的影子,没有一丝杂质,刚劲有力的小篆!

  五

  “鹭哥哥,下个月我就是你的妻子了!”女子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蔚儿,我会好好珍惜你的,下个月结婚之前,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所以这一个月我都不在。”男人暧昧的摸了摸女人的头。

  女子拿着红色的纱裙,礼服真漂亮!她没有看到旁边转过来的车。

  尖锐的刹车声划破了热闹的大街,血……流了一地,染上了礼服,让它显得更加妖娆。

  “恭喜,恭喜舒老爷子娶得美娇娘!”

  母亲!

  舒窈,哦!不,芸蔚拿着行李悠悠转转还是来到了舒府面前,以前的繁华变成了如今的废墟。

  她想起来了,她叫芸蔚,苏鹭是她的未婚夫,六年前,她拿着礼服,不慎被车撞了,父亲气急攻心死了,而母亲为了救她,下嫁给一直未婚的舒家舒老爷子,其实,明眼人看得出来,这全是舒家的计谋,后来她自己做了比对,证实了那开车的是舒家的人,逼迫她母亲嫁给那个禽兽。

  等到苏鹭回来,几乎绝望的找遍了他们家乡,谁知,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怎么可能找得到。

  后来因为工作,苏鹭来到了她所住的地方,可是车祸后遗症尽是失忆,遗忘了他,她忘了车祸,以为自己从小在这里长大,编造了一切的记忆。

  苏鹭答应帮助九姨娘逃跑,可是九姨娘不甘,不废了舒府不得罢休,也就造成了后来的一切惨剧。

  “蔚儿,怎么了?”温和的男人结接过芸蔚手中的行李,“才受了伤,就不要劳累了。”

  “为什么?你当时放弃报仇了?据我了解,这舒府可也是害过你姑姑的。”她看着他。

  “丫头,还不明白吗?”男子摸着女子的头。

  “不说算了!”女子任性的向后面的马车走去。

  “哈哈。”苏鹭在后面笑着。

  丫头,你只要幸福就是最重要的,还可以让今生还可以遇见你!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rpwej.com  秦宫密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