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子见南子 >> 正文 >

刘邦曾孙:叫你们不讲情面 - 文摘 - 文摘文学 -

时间:2016-07-29 20:03:47来源:网络收集Tags:     ()

洛伊

作为刘邦的孙子,衡山王虽然只是个诸侯,但其"后宫”也是花团锦簇,当然,也充满了宫心计。因此,王后死后,最有势力的两个宠姬就展开了明争暗斗。一番角逐后,宠姬徐来胜利上位。

另一宠姬虽然在这次王后争夺战中败下阵来,可她并不认为这就是最后结局,她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徐来拉下马,从而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儿子争得荣华富贵。很快,她就找到了报复徐来的办法——找合伙人。这个合伙人不但要能让徐来大伤脑筋,同时也要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符合条件的只有太子刘爽。因为,首先,刘爽的亲妈死得不明不白,徐来的顺利上位使她成为最大的嫌疑人;其次,徐来上位后,定会想方设法为自己的儿子铺设光明前途,这样一来,刘爽势必成为她最大的障碍。

于是,这个宠姬找到儿童癫娴病能买重疾险吗刘爽,将刘爽的亲妈大加夸赞了一番,并诉说了自己的思念之情,之后,流下几滴"真诚”的眼泪。刘爽本就思母心切,这一来,更是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个宠姬瞅准时机,说:"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徐来有个婢女会巫蛊之术,就是徐来指使她用邪术杀害了你的母亲。”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刘爽从此恨上了徐来。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徐来当上王后不久,她的哥哥就来谋福利了。于是,衡山王命人设宴款待,让刘爽作陪。几杯酒下肚,刘爽看着仇人的哥哥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抽出佩刀将其捅伤。这一刀虽然没闹出人命,但徐来与刘爽的梁子就此结下。自此后,徐来有事没事就向衡山王吹枕边风,大肆诋毁刘爽,以至于衡山王对刘爽横看竖看都不顺眼。

要说刘爽可真够倒霉的,摊上这么个不"实事求是”的老爹,日子本就不好过,还碰上了一对极品同胞——妹妹刘无采和弟弟刘孝。刘无采嫁人不久,就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婆家撵了回来,但她不但不反思,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对长得顺眼一点儿的奴仆、宾客,均来者不拒,把衡山王宫搞得乌烟瘴气。刘爽见妹妹越来越没正行,老爹又不管,便教训了她几次。谁知,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刘无采与他大吵一架后,从此与他形同陌路。至于刘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因为他的目标更伟大——当太子,进而癫痫的常见病因有哪些继承老爹的王位。如此一来,亲哥哥刘爽便成了他前进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那么他处处跟哥哥作对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同胞反目成仇,正好给了徐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机会,徐来趁势为刘无采送去财宝无数,对刘无采的作风问题也不发表任何反对意见。刘无采见王后这么贴心,感动得涕泗横流,当场发誓:有求必应。如此一来,各怀鬼胎的三人出于同一目的——废掉刘爽的太子之位,而结成了暂时的利益共同体,轮流到衡山王面前说刘爽的坏话。衡山王本就是个没脑子的货,听到这些当然很生气,也不派人去调查,就让人把刘爽拉来毒打。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徐来的后妈被人打伤了,徐来自然把怀疑的焦点集中在了有"前科”的刘爽身上,于是徐来在衡山王面前梨花带雨地哭诉了一番,又使刘爽遭到一顿毒打。

有这种极品糊涂爹,刘爽只觉还不如没有,所以,在老爹有次生病后,他借口自己也不舒服,既不去伺候,也不去探望。在那个独尊儒术的时代,不孝可是大罪,徐来等人立马跑到衡山王面前对刘爽横加指责,并添油加醋地说:"刘爽是在装病呢,我们见他的时候,他总是乐呵呵的,说不定他是想趁机夺位呢。”这下,衡山王终于下定决心废太子,只不过他的备用人选是刘孝。

贵州哪家癫痫医院好 眼看即将到手的太子之位就要换人,徐来当然不同意,思来想去,她想到了一个最古老但最有效的方法——美人计,让她的一个婢女去勾引刘孝。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哪有不接受的道理?于是,刘孝照单全收。可他哪里知道,这个婢女可不一般,虽然在王后手下工作,却是他老爹的一个新宠。这么一来,有了污点的刘孝还怎么争太子之位?

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自己再不出手,太子肯定是要被废了,刘爽赶紧找好朋友出对策。而好朋友的建议简直让人大跌眼镜——让刘爽去勾引徐来,如能成既成事实,徐来是无论如何也没脸再让儿子争太子之位了。

徐来生日那天,刘爽单独请她喝酒,两人刚坐下,刘爽就以敬酒之名向前,并趁机坐在了徐来的大腿上,要和她成就好事。徐来岂能不知道他的意图?于是拼命挣脱,然后跑到衡山王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刘爽无礼。本来就一身臭毛病,现在还做出这种禽兽之举,衡山王当即大怒,派人把刘爽拉来,又要毒打。

刘爽虽然是个倒霉蛋,却不是个软蛋,只见他脖子一梗,大声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在准备造反之事(衡山王本是为了防止哥哥侵吞自己的领地而招揽大批宾客制造战车和弓箭,但后来与哥哥和好如初,一同准备造反),你要敢废了我,我就上京找皇帝去。”说罢转身就癫疯病是怎么引起的走。让皇帝知道自己要造反那还了得?衡山王赶紧派人去拦,没拦住,他干脆亲自驾车去追,追上后,将刘爽抓回来,囚禁起来。

两年后,衡山王上书汉武帝,要求废刘爽,立刘孝。既然老爹这么不讲情面,那做儿子的就不必再顾什么父子情分了,于是,刘爽秘密派人进京向汉武帝告发老爹谋反之事。

得信后,汉武帝速派大臣前去处理,在刘孝家里抓到了负责制造战车和弓箭的不法分子。藏匿谋反分子的罪名可不轻,刘孝惊恐之下来了个先下手为强——自首(按律,自首者可免去罪责),将老爹卖了。亲儿子都招供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大臣们纷纷上书,请求逮捕衡山王。也不知道汉武帝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没有同意,只是另派大臣前去审讯衡山王。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辩白的了,衡山王老老实实招供,然后被软禁起来,之后寻了个机会自刎了。而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源头——刘爽,因被老爹控告不孝被斩,同他一起奔赴黄泉的还有他的对头:徐来因涉嫌谋害前王后被处死;刘孝虽自首有功,但因与老爹的女人有染而被杀。同时,随他们一起烟消云散的还有所有参与谋反的人。在这一切都尘埃落定后,衡山国也不复存在,被朝廷改为郡,收归中央。

编辑/子玉

© http://zw.rpwej.com  秦宫密录网    版权所有